榊紅葉

默默無名的石青沼住民,專注冷cp 30年,當然熱的也吃。
同時吃へし宗,藥宗,燭青, 長蜂,雙僧,包數珠。

#石かり #展示梗

「青江,已經是閉館時間了,該走了喔?」


歌仙的聲音把青江的意識拉回現實,他頭也不回的嗯了一聲當作回應,目光還停留在那把掛著與自己手腕的吊飾相同的神劍上。


「青江。」


那把聲音再次在腦海中響起,回過神來眼前的玻璃已經碎出一個洞,身上突然多了股熟悉的溫度和重量。


「我終於能再一次抱緊你了,青江..我的青江。」


笑面青江被那憑空出現的綠色身影緊抱著,沉穩厚實的聲音切切實實的傳入耳中,語氣中帶了點激動而帶來的顫抖。


而被抱著的青年只是瞪圓了瞳孔,雙手愣半空,完全反應不過來。


這個擁抱很短暫,卻有千言萬語傳入青江的心裡,那抹身影放開自己之後,喜極而泣的表情映入眼簾,他伸手撫上自己的臉頰,彷彿想用這雙手把自己的容貌刻進心頭一樣。


沉穩的聲音、被薰紫包圍的那點白、眼角的那抹紅,還有那溫和的笑容。


這一切一切都對青江熟悉而又陌生。


石切丸也很快察覺到對方的異樣,手掌離開了他的臉頰,柔聲詢問。


「怎麼了嗎?」


「...我們...曾經在哪裡見過?」


一直帶著好看的弧度的唇瓣,被驚愕撫平,半開了良久的第一句話是一句平凡又傷人得很的問句。


石切丸沉默下來,溫和的臉龐也失去微笑,微微上揚的眼角也隨之半垂。


「果然不記得嗎?」


像是預料到一樣,付喪神的嘴角再次揚起——


一個悲傷的弧度。


石切丸再次走近昔日在他身邊叫喚他的名字,表示自己的情感的身軀,再次摟住,把那片遮蓋著曾經屬於他一個的那抹紅,在額上輕輕印上一吻。


——


「笑.面.青.江。」


一把帶怒意的聲音在遠處直投過來。


「再不走被職員強制請出去就不風....你怎麼了?」


「我可以有怎麼了嗎?」


「你在哭喔?」


聞言,青江在臉上摸了一把,才發現臉上被淚水沾濕。


一股難以形容的悲傷從內心深處湧出,把那人的思念和情感全數擊潰青江。


笑面青江不懂。


為什麼那股溫柔如此的痛?


评论
热度(6)

© 榊紅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