榊紅葉

默默無名的石青沼住民,專注冷cp 30年,當然熱的也吃。
同時吃へし宗,藥宗,燭青, 長蜂,雙僧,包數珠。

#石かり‪#‎黑市梗‬ ‪#‎爹視覺‬ ‪#‎裡面的白痴審神者不是我‬ ‪#‎我流神劍回想‬?

來到這個本丸已經兩個月了,已經漸漸習慣人類的軀體,當初被喚到那小小的鍛刀房時還真的有點錯愕。


為什麼被喚來的會是我呢?


這是為什麼呢?


-


「喔喔!三小時,也就是說會是大太刀啊,青江,謝謝你!」


在四周漆黑一遍的環境下,一把元氣爽朗的女聲在這個空間迴盪。


「我們的審神者終於擺脫了130地獄了呢,既然是大太刀的話,就用一次手傳之禮吧?」


這次,是一把語氣輕浮的青年聲音。


「真失禮呢。那麼刀匠先生,拜託你了。」


話音未落,一道溫暖的光從頂端映照下來,漸漸變強,直到我的視線被完全染白。


「嗚哇,好高,不愧是大太刀!」


一個身穿巫女服、跟自己身高有一段距離的少女感嘆著,旁邊還站了一位笑瞇瞇的綠髮青年。


見我似乎被眼前陌生的景象嚇到,少女見狀,馬上開始解釋。


「我是這裡的審神者,這位是擔任近侍的にっかり青江,以後請多多指教。」


「....我是石切丸,是擁有治癒能力的御神刀,因為在神社待的日子比較長,比起戰鬥也許更習慣的是神事,主上,にっかり君,以後請多多指教。」


沒錯,只要模仿著他的所有就好了。


「原來是御神刀大人啊,失禮失禮,叫我青江就好了,以後還請多多指教呢,各‧種‧方‧面?」


名為青江的付喪神輕浮的對我笑著。


-


自那以後,這位大脇差總是有意無意的走過來向我搭話,說一些他認為我聽不懂的黃段子,在內番時故意大聲抱怨為什麼不交給神社的擺設去做,甚至連平常的出陣也自告奮勇的向主上提出要跟我同一隊。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我決定找主上打聽一下。


-


「主上,雖然這樣問很突然,青江君他有什麼特別的經歷嗎?」


在審神者空閒的時候,我來到她的房間請教。


「青江...嗎?也是呢,他一直在你身邊轉來轉去,果然是會在意的吧?」


「主上也察覺到?」


「是啊,我記得青江君是曾經斬殺過女幽靈和幼子的靈刀,而且還是曾經的大太刀,似乎還很在意自己因為這個經歷而無法成為神劍這件事呢。」


「原來如此,感謝主上的解答,那麼我先去出陣了。」


「嗯,路上小心。」


原來他在意我的原因,是因為「御神刀」這個身份啊。


的確呢。


-


一路上也很順利的攻略著,隊長的長谷部君便讓我們在攻入敵人本營之前稍作休息,我在附近的樹陰下坐著休息,果然不久後那抹藍色的身影也無聲無息的走到我身旁坐下。


我並沒有打算開口說話,大脇差卻以稍稍俯視地面的角度開啟話題。


「為什麼我不能成為神劍呢?」


我怔住了一下,然而他沒有抬頭,所以沒有發現這個看起來過於明顯的動搖。


「雖說只是靈體,但還是斬殺了幼子。」


「果然是因為這個嗎?」


靈刀的語氣聽起來並不在意,在這個角度我也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見到那毫無起伏的嘴角。


我模仿著那個人的態度和語氣安慰他。


「...開玩笑的,再經過幾百年,或許人們的想法也會改變啊?」


興幸的是,在他抬起頭前,要求集合的聲音傳入我們的耳中。


因為我實在無法再維持這個扭曲得很奇怪的笑容。


這是為什麼呢?


答案我明明是知道的。


因為無論再經過幾百年,什麼都不會改變的。


是我啊。


-


也不知道是何時種下的種子,我對這位靈刀似乎萌生了一種人類明為愛的感情。


可是我並沒有資格擁有他。


我只是,活在那位御神刀的影子下的代替品。


沒有作為的接近神明的強大靈力。


沒有作為神社的刀應有的純潔心靈。


更沒有他所憧憬的「御神刀」這個身份。


既然無法擁有他的話,那麼乾脆——


這樣想著的太刀,帶著沉默推開了門牌刻著「にっかり青江」的紙門。


评论
热度(2)

© 榊紅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