榊紅葉

默默無名的石青沼住民,專注冷cp 30年,當然熱的也吃。
同時吃へし宗,藥宗,燭青, 長蜂,雙僧,包數珠。

#石かり#八月八日父親節快樂 #嗯一定很快樂的

正值盛夏,荗密翠綠的樹葉被陽光照射造成樹影,微弱的熱風使樹葉輕輕搖曳,沙沙的聲響與蟬聲共鳴。


然而坐在緣側拼命扇風乘涼的大脇差卻沒有欣賞庭內風景的心情。


「啊啊——偏偏在盛夏才壞了空調呢,這麼熱的天氣,絕對會熱出幻覺。」


「你穿成這樣當然會熱啊,看著都快中暑了。」


路過的損友歌仙一臉無奈的吐槽,青江穿著一如既往的長袖運動服,拉鏈依舊拉得高高的,靴子雖然脫了但還是穿著白色短襪,青江聞言懶慵的把頭轉向聲音來源。


「難不成你想看我脫光光嗎?」


「少噁心,我還有馬當番,不跟你鬧了。」


「又是安排跟蜂須賀對吧?那位也是有夠惡趣味呢。」


見歌仙揮揮手一路咕噥著主上究竟在想什麼遠去,青江又把腦袋放空,只是靠坐在木柱邊看著遠方。


-


良久,太陽轉了個方向,照射著本丸的緣側,青江感覺熱得有點頭昏腦脹,搖搖晃晃的扶著木柱站起來打算回去,卻看到一抹綠色的身影。


「....石切り..?」


剩下的兩個音節被扺在唇上那不屬於自己、帶薄繭的手指停住。


青江的唇微張,卻發不出聲音。


周遭的時間彷彿隨著那個動作停止,無論是那還在鳴叫的蟬,或是隨風擺動的綠葉。


那抹身影跟平常的他無異,一如既往的狩衣打扮,一如既往的神劍氣息,一如既往的溫柔。


貼在唇邊的手轉移到蔥綠色的髮絲的頂部輕輕撫摸,力度和動作都是他所熟悉的。


呆住的大脇差瞳孔突然微顫、收縮,兩片唇瓣又動了動,依舊發不出聲音,那熟悉卻模糊不清的臉龐湊近自己,嘴巴動了好幾下,輕輕印上一吻,那令人安心的身軀變從腳踝開始淡化、漸退,最後漫延到跟自己重疊的唇上消失在空氣之中。


有什麼溫熱的觸感滑過靈刀的臉頰。


-


他睜開眼眸,重複眨了幾下眼睛來適應已經被夕陽渲染成橘紅色的世界的同時,物品掉落在地上的聲音傳入耳中。


那是被黑色的細線吊著的金屬吊飾。


原本乾涸的淚痕,被明白一切的淚水再次填滿。


那幾個口形還在他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對不起,我愛你。」


评论
热度(2)

© 榊紅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