榊紅葉

默默無名的石青沼住民,專注冷cp 30年,當然熱的也吃。
同時吃へし宗,藥宗,燭青, 長蜂,雙僧,包數珠。

#石かり #白無垢梗

1.

「哦呀?」


石切丸走在本丸走廊,掛著春景的庭園的大櫻花樹下站著一個熟悉但又有些不同的身影。


看上去明顯比自己瘦削,骨架也比自己小好幾分的身影穿著純白色的和服,從側面看過去可以從棉帽看到一些萌蔥色的髮絲,對方似乎察覺了自己,緩緩把轉過來。


此時,突然吹起一陣春風,把對方的棉帽吹開,那看起來十分柔順的髮絲隨風飄揚,插在頭上的頭飾也隨風飄動,對方只是舉起那雙幾乎死白的手,輕輕按著帽子盯住自己,嘴角一如既往的帶著微笑。


「穿著白無垢,是打算當誰的新娘子嗎?」

石切丸以溫和的聲音說著,看了一下對方的衣領,輕撫著萌蔥色髮絲的手愣在半空。


「嗯,當你的新娘子。」


對方把束著馬尾的髮簪解下,輕輕塞到石切丸的手心中。「來世再當。」那抹純白的身影隨風消失。


石切丸失神的看著手中的髮簪,苦笑了一下。


「嗯,來世再當。」


---------拉個線---------


剛剛去查了一下白無垢的深層意義所以我又作死了#石切看到青江的衣領愣住了是因為青江的衣領是右搭左的,也就是說這是壽衣。


2.


「石切丸。」

石切丸正坐在本丸的走廊上品茶賞櫻,身後突然傳來青江呼喊自己名字的聲音。


「怎麼了嗎,青..」


石切丸回頭仰望,卻被穿著白無垢的對方震撼到了。


純白色的和服與青江平常穿著的深藍色軍服有種截然不同的感覺,平常說著黃段子的靈刀現在給人一種神聖的錯覺,軍服突顯了那精練過的身材,而白無垢則突顯了對方內在的氣質。


於是被震撼到的石切丸就這樣扭著頭傻傻的呆著,即使看到對方的臉緩緩接近和放大也沒有動,青江的臉上帶著一絲尷尬吻上石切丸,但只是蜻蜓點水的一下,便馬上分離。


「這是跟審神者打賭輸了,別在意。」


青江別過臉,有著肉食系外表和草食系的心的他連耳根都紅透了。


「是嗎?可是青江君的心臟可不是這樣說啊?」


石切丸微微一笑,從後抱住那個跟自己關係曖昧的人,手撫上對方的左邊胸口。


我的新娘子永遠只有你一個啊,にっかり青江。

评论
热度(3)

© 榊紅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