榊紅葉

默默無名的石青沼住民,專注冷cp 30年,當然熱的也吃。
同時吃へし宗,藥宗,燭青, 長蜂,雙僧,包數珠。

#石かり #御神刀的責任

#微微私設?

#OOC有

#捏造有

#女審神者紅葉出場有

#本篇的石青是曖昧設定

石切丸受傷了。

雖然紅葉馬上把他送到手入部屋,但到了手入完畢了,石切丸還是遲遲的沒有醒來。

很快這件事便傳遍整個本丸,一如既往地拿著小黃書的青江正好經過紅葉身邊,聽聞此事後,臉上的微笑出現了一絲動搖,但很快又回復原狀,若無其事地走向石切丸的房間。

這幾個動作和神情盡收紅葉眼底。

「太郎桑,今天能暫時在臨時部屋住一晚嗎?」紅葉誠心請求。

「嗯?只是一晚的話沒所謂……不過為什麼?」

「明早你就懂。」

----

為了讓石切丸靜養,太郎自覺地坐到本丸的大廳,令本來便很安靜的大太刀部屋現在靜得像空無一人一樣。

青江推開和室的門,他不是第一次來大太刀的部屋,有時石切丸會邀請他來品品茶談談人生,所以佈局他也很熟悉,但這次部屋似乎有點小不同,那吸引眼球的石切丸—身旁那些堆積如山的繪馬,青江盡量安靜地關上門,走到石切丸身邊坐下,眼睛的餘光讓青江看到了其中幾塊繪馬的內容,那幼兒一樣的字體以及簡單的內容,估計是出自粟田口一

家。

看到這些繪馬,青江突然心血來潮,熟練地走到石切丸的書桌拿了一塊空繪馬,寫下幾個字「要是神劍殿下醒來的話,我就教教這個榆木腦袋什麼叫夜戰。」然後有點幼稚地放在石切丸胸口上。

然而青江沒有打算離開,只是靜靜的坐在石切丸身旁,隨著時間的流逝,他不時換著坐姿,最後更直接側躺在石切丸身旁,也許是部屋的環境關係,又或者是石切丸散發出無形的安心感,青江漸漸放鬆下來,進入淺眠。

----

不知道過了多久,石切丸的眼皮微微動了一下,緩緩睜開紫色的眼眸。

模糊的映像逐漸清晰,在倒下前自己還身處於戰場上,現在卻身處於熟悉的大太刀部屋裡,稍微思考一下便大概了解現況,正打算撐起身體坐起來,胸前的繪馬掉了下來,石切丸拿起來細細端詳了一下,只是露出與往常一樣的微笑,又把目光轉移到那個安靜的身影上。

青江像貓一樣把身體卷縮起來,墨綠色的髮絲有些凌亂地搭在他身上,睡顏意外的平穩乖巧,應該是因為那雙妖艷的眸子閉上了的關係吧。

於是石切丸就這樣盯著青江的睡顏好幾分鐘,然後鬼迷心竅地把自己的唇輕輕貼上去,沒有停留很久便離開了,雖然只是很輕微的動作,但也是把淺眠的青江喚醒了。

青江微微睜開眼睛,眼見的是一張放大的石切丸臉。

「石切…丸……?」意識還沒清醒的青江用稍帶沙啞的聲音念著對方的名字。

「是我,青江君為何會在我的房間睡著呢?」語氣一如既往地溫和,但手中卻握著繪馬。

聽到這句話令青江的意識逐漸清醒,說話方式又變回一如既往的輕浮「神劍大人才是,為何這麼久都不醒來呢,還搞偷襲、呢。」說著輕撫了一下自己的唇。

青江的一舉一動都在刺激著石切丸的理智「不是青江君說要教我夜戰的嗎?我只是先做個熱身。」語畢,舉起青江所寫的繪馬晃了晃,然後把繪馬放在茶几上,一把將青江壓倒在被褥上。

「實現參拜者的祈願,可是御神刀的責任呢,我的青江。」

接下來,是壞孩子的時間。

----

隔天,本丸的各位知道石切丸已經醒過來,都感到很高興。

但奇怪的是,明明是因為神力過度使用而倒下的石切丸今早居然櫻吹雪出陣還搶了譽。

而脇差部屋則躺著長年當隊長現在卻輕傷紅臉全身酸痛的にっかり青江。

「不愧是大太刀啊。」紅葉坐在本丸喝茶感嘆。

「主上,你的笑容很恐怖喔?沒問題嗎?……」近侍長部谷一臉擔心。

今天的本丸也十分和平。

评论
热度(5)

© 榊紅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