榊紅葉

默默無名的石青沼住民,專注冷cp 30年,當然熱的也吃。
同時吃へし宗,藥宗,燭青, 長蜂,雙僧,包數珠。

#石かり #展示梗

「青江,已經是閉館時間了,該走了喔?」


歌仙的聲音把青江的意識拉回現實,他頭也不回的嗯了一聲當作回應,目光還停留在那把掛著與自己手腕的吊飾相同的神劍上。


「青江。」


那把聲音再次在腦海中響起,回過神來眼前的玻璃已經碎出一個洞,身上突然多了股熟悉的溫度和重量。


「我終於能再一次抱緊你了,青江..我的青江。」


笑面青江被那憑空出現的綠色身影緊抱著,沉穩厚實的聲音切切實實的傳入耳中,語氣中帶了點激動而帶來的顫抖。


而被抱著的青年只是瞪圓了瞳孔,雙手愣半空,完全反應不過來。


這個擁抱很短暫,卻有千言萬語傳入青江的心裡,那抹身影放開自己之後,喜極而泣的表情映入眼...

#石かり#內空梗

【只屬於我的他】


青江剛好畑當番回來,大夏天穿著長袖運動服的他自然就香汗淋漓了,本想打算直奔浴室快點擺脫這黏答答的感覺,腦海卻突然浮起某神劍的話。


運動後馬上去洗澡會感冒。


於是大脇差老實的坐在那個人的房間內,把那拉到盡頭的拉鏈稍微拉低了點,露出了白皙的皮膚和明顯的鎖骨。


和室多少還是有點悶熱,而且開了空調也不會馬立刻涼快起來,在這個莫名只有空調沒電風扇的本丸裡,他決定忍耐。


本來在來房間的路上已經乾掉的汗水再次流過那因為運動過後而微微泛紅的肌膚,沿著臉部線條一直流到鎖骨,最後消失在布料之中。


正打算起來步向浴室的他被拉開的紙門打斷了動作,人就這樣維持著半起...

#石かり‪#‎黑市梗‬ ‪#‎爹視覺‬ ‪#‎裡面的白痴審神者不是我‬ ‪#‎我流神劍回想‬?

來到這個本丸已經兩個月了,已經漸漸習慣人類的軀體,當初被喚到那小小的鍛刀房時還真的有點錯愕。


為什麼被喚來的會是我呢?


這是為什麼呢?


-


「喔喔!三小時,也就是說會是大太刀啊,青江,謝謝你!」


在四周漆黑一遍的環境下,一把元氣爽朗的女聲在這個空間迴盪。


「我們的審神者終於擺脫了130地獄了呢,既然是大太刀的話,就用一次手傳之禮吧?」


這次,是一把語氣輕浮的青年聲音。


「真失禮呢。那麼刀匠先生,拜託你了。」


話音未落,一道溫暖的光從頂端映照下來,漸漸變強,直到我的視線被完全染白。


「嗚哇,好高,不愧是大太刀!」


一個身穿巫女服、...

#石かり#八月八日父親節快樂 #嗯一定很快樂的

正值盛夏,荗密翠綠的樹葉被陽光照射造成樹影,微弱的熱風使樹葉輕輕搖曳,沙沙的聲響與蟬聲共鳴。


然而坐在緣側拼命扇風乘涼的大脇差卻沒有欣賞庭內風景的心情。


「啊啊——偏偏在盛夏才壞了空調呢,這麼熱的天氣,絕對會熱出幻覺。」


「你穿成這樣當然會熱啊,看著都快中暑了。」


路過的損友歌仙一臉無奈的吐槽,青江穿著一如既往的長袖運動服,拉鏈依舊拉得高高的,靴子雖然脫了但還是穿著白色短襪,青江聞言懶慵的把頭轉向聲音來源。


「難不成你想看我脫光光嗎?」


「少噁心,我還有馬當番,不跟你鬧了。」


「又是安排跟蜂須賀對吧?那位也是有夠惡趣味呢。」


見歌仙揮揮手一路咕噥...

#石かり #摸錯人梗

出征回來,失去了視力的笑臉青江滿身鮮血,軍裝上開滿了朵朵鮮血,早已分不清是敵是我。


無視了審神者焦急叫自己去手入的聲音,跌跌撞撞的在本丸亂摸。


「石切丸...石切丸......」


平常的偵察力因為混亂而完全使不出來,直到撞上了什麼跌坐在地上,才停止下來。


「石切丸....是你嗎?吶..回答我....是你嗎?」


笑臉青江沿著袴一直向上摸,直到他碰到冰冷的護甲,才清醒過來。


「青江君?青江君?發生了什麼嗎?」


不緊不慢的聲音漸漸傳入耳中,那是三日月宗近的聲音。


啊啊、是呢,石切丸已經不在了啊。


傷口的血一直在流,眼淚卻一滴也流不出來。原來人...

#石かり #瞳

石切丸一直都覺得青江的眼睛有一種吸引眼球的力量。


「呼嗯..石切丸?」


回過神來,手已經不自覺的撫上青江的臉頰,拇指來回撫摸對方的眼底,青江就像貓咪一樣,微微閉起金黃色的左眼,還發出了小小的呼嚕聲。


就這樣持續了一會兒,對方才懶懶的掙開左眼,帶著黑色皮質手套的手握住了自己的手,移到唇邊,然後被對方含入手中吸吮。「


青江...君?」對方的主動並不是第一次,但還是有點失神,當自己撿回魂魄之時對方已經放開了自己的手指,嘴角還牽著幾條銀絲。


「謝謝款待。」


青江調皮的笑了笑,正打算留對方一個背影,肩膀卻被微微用力的手住了。


打擊85的神劍大人把自家可愛到不行的...

#石かり #白無垢梗

1.

「哦呀?」


石切丸走在本丸走廊,掛著春景的庭園的大櫻花樹下站著一個熟悉但又有些不同的身影。


看上去明顯比自己瘦削,骨架也比自己小好幾分的身影穿著純白色的和服,從側面看過去可以從棉帽看到一些萌蔥色的髮絲,對方似乎察覺了自己,緩緩把轉過來。


此時,突然吹起一陣春風,把對方的棉帽吹開,那看起來十分柔順的髮絲隨風飄揚,插在頭上的頭飾也隨風飄動,對方只是舉起那雙幾乎死白的手,輕輕按著帽子盯住自己,嘴角一如既往的帶著微笑。


「穿著白無垢,是打算當誰的新娘子嗎?」

石切丸以溫和的聲音說著,看了一下對方的衣領,輕撫著萌蔥色髮絲的手愣在半空。


「嗯,當你的新娘子。」...


#石かり #記憶中是FB的掉崖梗

1.

「不要為靈刀而犧牲自己,石切丸。」


「你不是靈刀,你是我的青江。」


「......喔呀....榆木腦袋也開始會開玩笑安慰人了?聽到你這樣的安慰我很高興啊,可是,我並沒有資格配上你,再見了,石切。」


「這可是真心話呢...我最愛的青江。」


笑面青江 破壞


石切丸 破壞


2.

「即使是大太刀也撐不了這麼久的,放開我吧,好好活下去。」


「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當然知道啊,為了我最愛的人犧牲自己。」


「最……愛?」


「能喜歡上你我已經很幸福了,笑面青江並不是什麼稀有刀,會有別...

#石かり #米洋的墮化梗

青江消失後,石切丸把所有青江碰過、用過的東西都收集起來,放滿了房間。


妄想著那個人會因此而活過來。

自此之後每次石切丸出陣時都把自己弄得滿身血,他的血跟敵人的血混在一起,順著傷口滲入石切丸身上。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石切丸的左眼漸漸的變得異常,從淡紫色轉變成翠綠色。


彷彿染上了那個人的顏色一樣。


但這些不淨之物力量卻比石切丸想像中強。


在某一次出陣,他披上了那個人留下的白裝束,因為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他瘋狂的戰鬥,不顧身上已經怎樣傷痕累累,只是無視著主上的命令向前衝。


直到純白的白裝束已經完全染紅,他才像斷線木偶一樣停下手上的動作,心裡以為終於可以回歸天...

#石かり #男友襯衫梗

「青江。」石切丸低沉並富磁性的聲音傳入青江耳中,即使察覺到對方的氣息還是被對方的舉動嚇到,對方闊大的手撫上了青江的腰肢。

「嗯?!」此舉令到青江手中的草莓牛奶差點掉到地上,「神劍大人這麼主動,還真是意外呢。」即使心中感到一絲危機,還是努力穩住自己的聲音。

「看到只穿著自已的上衣的戀人,即使身為御神刀也無法以平常心對待呢。」與往常平穩溫柔的聲音不同,似乎像忍耐著什麼。

似乎感覺到什麼的青江只是拿穩了草莓牛奶,被身後的人抱回房間。

今夜也是個不眠之夜。

至於隔天夜戰時短刀們覺得青江身上有滿滿的草莓牛奶味,則是只有大人才知道的秘密了。

1 / 2

© 榊紅葉 | Powered by LOFTER